灵宗修士根本就不知道在灵暴世界内存在有一处炼器宝地?”

  因为他忽然想到,只有冷面师太得到的其中一块黑色铁片上面,除了有复杂的地图线条,还有两个模糊的字“灵磁”。

  能想到的是,完整的地图上,只会出现“灵磁之地”四个字,而前面两个字已经被冷面师太得到,光凭着后面“之地”两个字,灵宗修士就能判断黑色铁片上印刻的地图所指的地方,在灵暴世界或者说在灵磁之地内?

  这也未免太扯了。

  灵界这么大,叫“xx之地”的海了去了,什么天涯之地,什么鬼魂之地,什么天火之地,什么炼神之地等等,神仙也做不到光凭着“之地”两个字,就联想到灵磁之地。

  所以灵宗修士,按理也应该不知道,黑色铁片地图所指的地方,位于灵暴世界内。

  因此他怀疑,关于灵宗修士找寻炼器宝地的这部分,是王伦杜撰出来的。

  冷面师太摇摇头,说道:“王伦杜撰的话,那空间信标是怎么回事?”她通过思考已经有所猜测了,现在只不过是在引导袁风,同时也是在佐证她的判断。

  袁风想都没想,答道:“空间信标是王伦背后的势力弄出来的啊,王伦编造了灵宗修士的谎言。”

  但说完,他立即意识到不对劲:“也不对,王伦手上的那只千灵宝瓶,我看过了,做不得假,那就是灵宗仿造万灵宝瓶炼制的,另外,王伦也是用的千灵宝瓶激活了空间信标,所以宝瓶和空间信标都和灵宗有关。而王伦自己是没办法光靠宝瓶就知道怎么建造空间信标的,能肯定空间信标是灵宗修士建造。”

  既然空间信标百分百和灵宗有关,那么王伦杜撰之说,也就不攻自破了。

  袁风于是糊涂了,问道:“既然师太相信灵宗修士利用空间信标进出灵暴世界,在暗中找寻那处宝地,那怎么解释灵宗修士是如何知道宝地在灵暴世界内的?”

  冷面师太不慌不忙道:“灵宗未必一定要像我们这样,见到黑色铁片上的灵磁二字,才联想到灵暴世界,打个比方,他们如果是从古籍或者其他途径,发现灵暴世界内存在一处炼器宝地的呢?又或者,是知道某位炼器大能者的生平轨迹,判断这人的炼器坊在灵暴世界内呢?”

  袁风一点就透,恍然道:“我们以前走进了思索的误区了,认为那位炼器大能者的炼器坊藏在哪儿是一个大秘密,但其实真正的大秘密是炼器坊藏在灵暴世界的哪个位置!”

  换言之,有些人可以不用通过黑色铁片上的“灵磁之地”四个字,也能知道有位炼器大能者的炼器坊是在灵暴世界内。比如灵宗修士,所以灵宗修士就建造了空间信标,暗中在这儿找寻。

  回过味来后,袁风的思维也步入了正轨,说道:“所以师太是要独辟蹊径,从灵宗修士是通过何种渠道知道的这方面,进行调查?”

  “没错,”冷面师太道:“可以通过具体的两方面去查,一方面是,调查灵磁之地历史上是否和炼器大师、炼器坊之类的关键词,有过联系;另一方面是,调查历史上的有名的炼器大能者,看哪个炼器大师的轨迹曾经和灵暴世界有关。别忘了,灵宗修士通过某个渠道不仅知道了炼器宝地在灵暴世界内,还可能获知了其他的信息,而我们如果得到了那部分信息,再加上手上的六张图,没准会解开残缺地图之谜。”

  “妙!”袁风听了后兴奋起来,高兴说道,“师太这招独辟蹊径,确实是妙啊!”

  他以为没线索可找了,冷面师太却直接给他提供了思路,让他看到了找到新线索的可能。

  冷面师太的提议并不是在胡扯乱扯,分析的确实有理有据。这也就意味着,按照冷面师太的这个提议去行动,是有意义的,完全值得这么去做!

  不用冷面师太继续说了,他主动说道:“师太,事不宜迟,我现在就离开灵暴世界,到外界去查阅这方面的古籍。”

  关于灵暴世界的古籍或许不多,但关于炼器大能者的古籍却是不少的,每一名炼器大能者在历史上都能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关于这些人的生平轶事可是有着许多记载。

  何况,他也不用真的从一万、几万年前的炼器大能者开始查起,因为那些黑色铁片上刻印的地图线条还十分清晰,几乎没有破损,没有被岁月长时间的摧残过,横跨的年数表示很长。

  他开始和冷面师太合计,最后双方都觉得,将横跨的时间限定在三千年以内就足够了。

  三千年内出过的炼器大师肯定不会只是几位、十几位,可他有时间逐一去深入了解。

  “师太,一个月内我会回来。”袁风御空而起,在空中对冷面师太说道。

  “希望袁盟主这次前去会有好运气。”冷面师太说道。

  袁风点点头,身形一闪,飞得越来越高,到了天穹的禁锢层后,动用法力钻开了禁锢层,随即从禁锢层中消失不见。

章节目录

超品神农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时来孕转只为原作者菜农种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菜农种菜并收藏超品神农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