娅笑道:“我约她出来吃饭,如果她不方便出来太远,那就找一家离你们家近的餐厅,她回去也方便。”

  寒蔺君:“确实是不太方便,不过跟远近无关,今天我要陪她出来一天,她会很累,晚上要早点睡,没有办法再接待客人。”

  尼娅:“我想也是,那……我单独请你吃饭?你就当是代替你妻子了,呵,她代替你接电话,你代替她接待客人,不是挺好的吗?”

  寒蔺君淡淡地道:“你还是一如既往,开玩笑没有限度。”

  尼娅啧声道:“哎呀被你发现了,好吧我承认,我确实是开玩笑,瞧你,吓得声音都紧绷了~我哪里好意思当着你妻子的面单独约你?明知道你肯定会拒绝。我这通电话纯粹就是想问问你,你到底什么时候安排我们的会谈?我在s国的时间有限。”

  寒蔺君搭在方向盘上的指关节微微泛白。

  这话里赤裸裸的威胁……

  寒蔺君敛下眉,道:“我现在就给助理打电话,确认好时间告诉你。”

  尼娅:“多久?”

  “10分钟。”

  “好,我等你电话。”

  挂了电话,寒蔺君眉目深沉地看着车前方,薄唇紧抿,不知道在想什么。

  片刻后已有了决定,回过神来看着林羞,正想说什么,却见她板着俏脸噘着嘴,老大不高兴的样子,不禁有些头大,心里知道肯定是尼娅说了什么让她不舒服的话了,“老婆……”

  林羞的手机响了,她低下头拿手机,是林妈打来的,接起来说了几句,林进已经开到了广场,正在找车位。

  说好在大门口碰面,她挂了电话。

  寒蔺君忙道:“我送你过去……”

  “寒总。”林羞语气平平地叫住他。

  寒蔺君直觉眼皮猛跳,“老婆,你说。”

  林羞目视车前方,道:“你还记得昨天上午我在电话里问你,为什么你要让我远离尼娅公主吗?”

  寒蔺君眸光微闪,“记得。”

  林羞:“你当时说什么来着?哦,晚上回家和我说,可是昨晚上你应酬喝酒了,回家醉得只知道胡言乱语,而我也困得不想理你。”

  寒蔺君:“……”

  林羞:“自从在美国机场见过尼娅公主以来,我就一直觉得有什么疑问困扰着我,可是我现在的身体情况你也知道,老会忘事,但老会忘事不代表这件事就会慢慢淡掉,相反,我几乎每晚睡着之前都在想着到底是什么事情让我一直在心里记挂着,现在我终于完全拼凑起来了,”她转过头来,睁着圆圆的大眼盯着他,满脸认真,“寒总,你欠我一个解释——你和尼娅公主到底有过什么事是需要瞒着我的?为什么她不是想约你就是想约我?为什么跟你同班飞机过来?为什么第一次来s国,你又没带着她,她还偏偏自己选择住京华酒店?为什么你明明当着我的面对她那么冷淡她却还是要跟你私下联系?”

  寒蔺君和她四目相对,从她大眼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平日里遇见再棘手的事情都能应付的商界大佬,现在居然在紧张……

  他感觉到自己手心里汗湿一片。

  “我……”他张了张嘴。

  林羞眨眨眼,微微将头一偏,唇角稍稍弯起,道:“别急,我现在没时间听你解释,寒总有一个中午可以整理思路,等我逛完街,你再好—好—跟—我—解—释!”

  寒蔺君:“……”

  林羞和他定定地对视了几秒钟,才撇过头,一声不响地解开安全带,推门下车。

  寒蔺君赶紧也下车,快步绕过来,正好将她下车的身躯稳稳托住,“慢点……”

  林羞没说话,也没推开他,睨了他一眼,便任由他牵着往广场大门走去。

  林妈和林进已经等在那里了,看到两人过来,走上前来。

  寒蔺君对林妈道:“妈,我把林羞交给你了。”

  林妈:“好,林羞说你有事,你忙去吧。”

  寒蔺君看了林羞一眼,“好,我中午再过来一起吃饭。妈看到有合适的喜欢的就尽管买,家里空间大,买多了都能放。”

  林妈:“好,好,知道的。”

  寒蔺君凑近林羞,放柔了语气,带着一抹讨好,“老婆,我回去了啊,你小心点。”

  林羞:“……”这家伙故意的!

  故意在林妈面前放低姿态,这样她就不得不理他了,这心思……

  她扯了扯唇,对他露出一个甜甜的笑容,不着痕迹地呲牙:“好,我知道了,你开车小心,拜拜~”

  寒蔺君勾了勾唇角,“拜拜。”

  又和林妈林进打了招呼,便转身离开。

  转身过后他的脸就沉了下来,双手插兜目露寒意。

  一会儿后掏出手机,给任助理拨了号。

  “任助理,我记得明天上午10点有个新品发布会?临时取消,另外,把之前说的周三安排给英国投资案的时间改成明天上午10点到下午2点,包括中午的工作餐,你准备好这个投资需要的所有资料,我要一次性把它全部解决掉,然后让!人!滚!蛋!”

  接起电话还没来得及说一个字的任助理:“……”

章节目录

一婚二宝:帝少宠妻无节制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时来孕转只为原作者暖暖茶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暖暖茶并收藏一婚二宝:帝少宠妻无节制最新章节